国产欧美日韩精品高清二区综合区|欧美一区二区三区视频在线观看|欧美一级A一级a爱片免费免免|国产成人精欧美精品视频

      <blockquote id="vx3j6"></blockquote>
      1. <listing id="vx3j6"></listing>
        <listing id="vx3j6"><cite id="vx3j6"></cite></listing>
      2. <listing id="vx3j6"></listing>

        中國電商的下一個風口

        2021-01-05

        電商,在過去本質上是一個商品銷售渠道的業務,憑借互聯網技術,使得價格越來越透明化,把原來金字塔式的分銷渠道逐漸扁平化,也賦能生產廠家更方便地建立直銷模式,用低成本的方式直接觸到消費者。

        除了渠道環節, 高階電商還擴展到倉儲、物流等環節,如阿里體系中的菜鳥,或者美團的外賣跑腿業務。這些公司通過互聯網技術來提高效率,進一步壓縮倉儲和物流的費用,降低終端價格。

        除了減少渠道環節的費用和利潤,電商還通過互聯網技術消除了商品和消費者之間的信息壁壘,呈現給消費者的商品豐富度達到空前的數量(例如在2015年淘寶就有以億為單位的SKU),一個小村莊的農產品, 也能呈現在諸多消費者面前。

        回顧過去將近20年的電商發展史, 電商通過提高效率,增強了消費者的購買欲,促進了整個社會的消費。2018年整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增速,幾乎一半來自只占零售總量1/5的電商。 電商促進社會消費, 幫助擴大內需, 形成需求牽引供給、供給創造需求的高水平動態平衡, 促進了中國的經濟發展。 電商的歷史意義,可見一斑。

        對于曾經抓住了時代脈搏的電商,緊跟時代的下一個機會是什么?

        賦能每個人,成為商品的產消者

        未來的電商,不應該止步于渠道和物流環節,更應該是通過技術創新,重塑傳統行業的價值鏈,變革消費者和生產者的關系,覆蓋商品生命周期的方方面面,惠及更大的社會人群。

        在國外電力行業流行一個Prosumer(產消者)的概念 , 一家企業或者家庭,同時擔任電力生產者和消費者的角色。例如,自家光伏發電,可以自己消費,也可以賣給鄰居;在發電不足的時候,可以向鄰居購電。 這個概念可以從電力單一商品進一步拓展到普通商品,和近期流行的C2B概念有不謀而合的地方。

        假設我是一個很有創意很有品味的時尚服裝達人, 如何才能使我的創意成功地轉化為商品,并且達到富有個性化需求的消費者手里呢? 首先,我希望快速找到一批潛在的目標客戶和理解他們的消費能力(策劃),然后找到合適的設計師甚至目標客戶參與到設計中來(研發),接著找供應商來提供最優成本的原材料 (采購), 獲取制衣廠柔性小批量的產出定制服裝 (制造), 建立高效的銷售渠道(營銷)和 低成本的物流(物流),最后提供高質量的客戶服務和互動(客服)。

        如果未來這樣一套端到端的環節, 包括策劃、設計、采購、制造、營銷、物流、客服等,都能夠通過互聯網技術達到扁平化、模塊化、 平臺化, 每個人只要有想法, 就可以通過電商平臺去篩選這些服務商,然后連接和編排這些服務,并且通過端到端的數據來運營業務,達到其商業目標。這樣一來,社會中的每個人,既是商品生產商,也是商品消費者, 這不是達到了萬眾創業的目標了么?

        投入專業工業軟件,打通供給側

        我們的目標是商品各個環節的扁平化、模塊化、 平臺化, 但這些環節在現階段的成熟度是不一樣的。

        現在的電商, 在消費側做的很好,例如在營銷方面登峰造極,在采購 (B2B)、物流、客服等環節做出了長足的成果。阿里電商的對多業務的靈活性、高性能、高可用、良好用戶體驗等能力就是在市場規模的推動下不斷快速迭代的結果。 在消費側的應用技術上,我們不輸于美國,在不少地方, 甚至還超于了美國。

        但是在供給側,特別是研發、設計和制造環節,就非常薄弱。這些環節的挑戰來自它們本身很強的專業性和行業屬性,對系統和軟件的訴求遠遠超過現在的互聯網技術。傳統的做法已經不能滿足發展的趨勢,而互聯網技術進入這些環節也遇到層層困難。

        現在有不少平臺提供定制化的服裝產品設計和生產,例如阿里在服裝行業的C2B犀牛制造,目標是100件起訂。也有不少服裝生產企業實現了C2M的定制化生產線,例如紅領,把400多個西裝定制的工序模塊化。物料員工只需將布料放到電腦控制的裁床上,智能系統就能根據客戶的身材資料和款式,計算出最節省布料的裁剪方案,再把裁好的布料與電子標簽掛到一個吊掛上,進入后續生產工序。吊掛系統下是工人的工作臺,工人完成當前工序的工作,將吊掛推進到下一環節。接著是一些個性化的小工序,例如在袖口、衣領或內襯胸口處繡上用戶指定的個性化文字或圖案等。 最后是進入質檢工序, 交付給用戶。

        服裝行業相對簡單, 但硬核的產品就不可同日而語了。華為歷時3年花了3億美元以上設計出低功耗高性能的麒麟7nm芯片,可見難度之大。再以汽車行業為例,整個研發過程包括了規劃、設計、工藝、仿真、測試、驗證等諸多環節,一個產品從概念到批量生產,開發周期非常長。

        這也稱為“正向設計”?!罢蛟O計”體現了企業自主創新能力和設計制造一體化能力。CAD(計算機輔助設計)、PLM(產品生命周期管理,常用于工藝設計)、CAE(計算機輔助工程,常用于仿真)等軟件專注于正向設計。這些優秀的設計軟件幾乎都來自海外,PTC、SolidWorks、Autodesk、ProE、UG、CATIA占領了國內的CAD市場, 而ANSYS、Abaqus、MSC又把持了國內的CAE市場。

        專業軟件,因為其專業性強、開發難度大,需要長期投入,而且在初期很難掙到錢。在美國和歐洲,這些軟件往往由大公司的研究部門或者是高校研發(例如Unix, Linux),也有公司幾十年如一日的投入深耕,例如全球著名的CAE軟件公司ANSYS 在2016年的研發投入就達到3.5億美元。 我曾經工作過的微軟研究院,幾千名科學家在從事基礎研究,級別和待遇相對公司的其他部門更高,他們著眼下一代革命性技術的研究和孵化??梢哉f是微軟希望投入大量資金和“閑人”去砸出一個未來。

        在國內,國家對專業軟件的扶助只能起到一部分的作用,一個成熟的軟件市場才是驅動軟件行業發展的根本動力。阿里成立達摩院的時候,我看到了互聯網行業進入技術深水區的曙光。中國現在軟件公司才剛剛起步,機會很多,空間很大。已經成功利用人口紅利積累了大量財富的互聯網公司,如能洗掉浮躁, 結合互聯網技術,長期投入到專業工業軟件的研發,特別是建模和仿真領域,并且在技術縱深外提高用戶體驗,降低使用門檻,將能夠促進可視化、信息化、數字制造方面突飛猛進,肯定會提高整個供給側的格局,也將提升中國制造的國際競爭力。

        利用物聯、數據、算法對產品做“逆向設計”

        除了研發正向設計的軟件, 中國另一個彎道超車的機會在于基于物聯網、數據和算法的逆向設計。 逆向工程的概念大家并不陌生, 是根據已經存在的產品,反向推出產品設計數據(包括各類設計圖或數據模型),在國內被廣泛應用于家用電器、汽車、摩托車、飛機、模具等產品的改型與創新設計,成為消化、吸收先進技術,實現新產品快速開發的重要技術手段。在現實生活中有百分之三十的工作通過正向設計完成,而百分之七十的工作是通過逆向工程進行的。

        現在的逆向工程,大部分是通過激光掃描和點采集等手段,獲取現有產品的三維數據和空間幾何形狀,通過計算機設計軟件設計成圖紙,是一個相對靜態的過程。并沒有利用現代的物聯網、大數據和數字孿生(Digital Twins)的技術, 洞察產品的本質,及時將產品使用期間的真實情況反饋到研發階段,從而調整模型設計。這樣一來,很容易生產出大批量錯誤或者低質量的產品,不但造成社會浪費, 而且延緩產品的迭代提升速度。

        基于物聯網和數字孿生的逆向設計,則是根據正向設計理念所產生的產品初始實體模型或者現有產品來進行改進。通過產品真實數據的實時接入、大數據和算法, 分析產生問題的實體模型, 接著對實體模型進行直接的改動、實驗和再分析得到相對理想化的結果,隨后再根據調整后的實體模型或樣本基于掃描儀和造型設計等一連串方法得到最終的三維模型。 通過互聯網技術和設計閉環的思路,逆向設計和正向設計相輔相成, 能大大降低創新的門檻,做到成本低、周期短、易修改的產品研發流程。

        實現“智”能制造

        在制造環節,傳統工業3.0時代推崇的是大規模自動化生產技術,Toyota的精益制造達到了時代的高峰。 但由于技術約束,這些企業很難滿足定制化、小批量生產(柔性制造)的需求。柔性制造不但需要高效高質量的生產制造技術,更需要依托于物聯網、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等新一代的信息技術,升級制造業的核心技術,并且借助電商平臺,拉通用戶側、設計者和生產商,顛覆價值鏈。

        工廠的MES(生產執行系統),為企業提供制造數據管理、計劃排產管理、生產調度管理、庫存管理、質量管理等模塊,為企業打造一個扎實、可靠、全面、可行的制造協同管理平臺。然而, 傳統的MES排產計劃和生產調度是靜態的,并不能根據實際的生產情況(例如機器故障)來動態改變排產計劃。同時,生產線的工控軟件也是固化的,造成了生產流程和生產容量的固化。這種僵化的設計,在大批量生產的年代是可以滿足需求的,卻遠遠不能滿足現代對于個性化產品的訴求。

        如果融進物聯網和算法技術,就能改進現有的生產方式。 例如,根據來自互聯網的訂單預測,以及通過傳感器收集的設備實時工況,就能基于運籌學實現智能排產排班; 如果借用互聯網技術的微服務理念, 把生產過程模塊化,并能通過調度引擎來動態組合和優化生產流程,就能做到低成本的個性化制造;又例如, 通過傳感器、圖像識別等人工智能來監控和分析小批量生產中的工藝差異引發的產品質量差別,并及時糾正,就能在低成本的同時,達到高質量的個性化制造。

        除了和柔性生產戚戚相關的智能排班、調度和質量管理等環節, 智能制造還有安全、能耗、設備維護等關鍵環節。而互聯網技術也在嘗試介入這些環節,阿里的工業大腦就是通過基于大數據分析來做生產設備的可預防性維護。

        電商的社會價值

        研發和生產屬于供給端,難度比消費和流通端難度大很多。 擁有互聯網技術的電商平臺,在相對標準的消費和流通端做出了重要的歷史貢獻, 在解決了溫飽的同時,如果能擁抱潮流,溯流而上,把互聯網技術和工業技術相結合,深入到設計研發和生產環節的深水區,幫助企業達到供給端的技術轉型, 從根本上推動中國的產業升級, 并且通過大平臺拉通供給端和消費端,賦能每個生產者和消費者,這不就是電商未來的社會價值了么?(本文首發鈦媒體APP